故时晓霜寒

是人,活的

我居然这么快!果然是不想写作业导致我爆肝了。。。
接上一篇
这一篇是卡卡这边的情况,里面财政大臣和首相都是我随便编的,不是任何现实存在的人
啊对了这里私设舍瓦是卡卡的哥哥,有一点点弟控
没有人物性格,没有文笔,十分沙雕。
下一篇俩人就见面啦!
以上

以下正文

“国王陛下,咱们的国库真的亏空太多了,再这样下去,不管是国家的经济还是军事都会出现危机。最后,唉!”财政大臣叹了口气,不敢往下说了,只在心里嘀咕,“您这国家就要玩完了。”

“唉。”国王也开始叹气,一声接一声。

大臣等了一会,发现他亲爱的国王陛下貌似并不想停下来。

“……陛下,您别光叹气啊!想想办法啊!”可怜的大臣快急哭了。

安切洛蒂抬起胳膊拿袖子擦了擦汗,又叹了一口气,说到:“唉,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咱们国家没钱,我不产钱啊。”

“陛下,其实有一个办法,”首相突然出现,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可爱的笑容,“咱们可以联姻啊!”他的小眼睛里全是自豪。

看着面前一脸胡子的彪形大汉做出小姑娘一样的讨赏表情有点想吐,但还是忍着恶心反应了一下这人刚刚说了点啥。

“联姻?倒是个办法。只是我要牺牲哪个呢?都是我的亲生孩子,我怎么舍得卖孩子呢?”国王皱起了眉毛。

“养儿千日,用儿一时,能为国家作出贡献,相信王子也会愿意的。至于人选,自然是里卡多王子了,没有人会不为他心动的。”首相语调夸张地说出最后的那句话,惹得一旁低着头的财政大臣狠狠翻了个白眼,心里嘀咕到“等舍瓦殿下回来知道是你把卡卡殿下卖了你就完了”。

“我再考虑考虑吧,唉!”安切洛蒂又又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迟早会秃,而且可能会早死,唉,心塞。

“卡卡啊,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咱们不行王宫抵押了换钱。”老父亲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儿子,心里又自豪又难受。

卡卡紧紧抿着嘴,他倒是不惊讶,毕竟他也不傻,国家穷成这样,联姻绝对是来钱最快的正当手段。他只是有点难过,毕竟自己亲爹亲口和自己说“家没钱了得拿你换点钱”放谁身上谁都伤心,他还有点担忧,担忧自己会嫁给谁,会不会被家暴。唉,娘家不硬气就是面临多一些问题。

“没关系父王,”卡卡面色凝重了一会后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只是看着有点勉强,“我,我可以的。”

安切洛蒂感觉自己眼睛要模糊赶紧把儿子搂进怀里避免丧失父亲的权威,并且飞快想出了一个让卡卡能不那么难受方法:“要不这样,你先以访问的名义去看看,如果不喜欢,咱们就换。喜欢的话咱们再说联姻的事。”

“……好”卡卡在被肥胖的中年男人柔软的臂弯扼住命运的咽喉的情况下居然靠着顽强的意志挤出了一个字,他顿时感觉以后可能面临的问题也没什么不能克服了。

总之,第二天首相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快马加鞭地把事情安排妥了,开玩笑,要是拖到大王子回来不仅联姻肯定泡汤,他能不能保住官位甚至小命都是问题。

一星期后。“卡卡,你好好保重。听说伯纳乌的国王年轻气盛,他要是仗着有钱轻慢你,咱就回家!”老父亲宛如老母亲一样嘱托道。

“嗯嗯。”卡卡状似可爱实则相当不耐烦地堵住老母亲,啊不,老父亲的后文,“那我走了。父王您多保重。”说完上了表面豪华其实里面连椅子都没有,只有一个可怜的小马扎的马车。

“骨碌骨碌”,马车慢慢向伯纳乌进发。卡卡坐在小马扎上,蜷着两条大长腿,手肘支着膝盖,修长的手撑着脸颊,歪着头看着外面的风景。

这是圣西罗的王子第一次出国。他心里其实还有点小雀跃。
——————————————————————————————
有没有发现我长了!
其实挺心疼卡卡的,不过我这种沙雕文和现实真的没啥关系,只可能会用一些梗和事。
非常感谢上一篇评论的点小红心小蓝手的小可爱们!(继续啊!(›´ω`‹ ))
应该是无脑甜的,曾经只想吃刀发刀的我突然苍老之后就承受不住任何刀了╯▂╰
下一章大概也不会太晚吧(心虚)
最后求一下小可爱们,帮我起个标题吧!我觉得这玩意好歹得有一个吧可我真的,搞不出来啊!!(╥ω╥`) 

我根本起不出标题。。。。一直空着标题那行心好痛(இдஇ; )
是童话梗,其实第一次听到俩人是伯纳乌国王和圣西罗王子我就想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产这种粮……如果有知道的小可爱可以评论告诉我哦,饭还是别人家的香!
之前那个我。。。可能要坑了,暂时吧(心虚)
这次彻底开始暴露我是个沙雕这个事实了。。
没有人物性格,没有文笔!(感觉自己已经是小学生文笔了可能还要拉小学生写手的后腿……)
这次挺短的,沙雕是不可能长的

以下正文

“你还想挑到什么时候?”穆里尼奥有点抓狂了,站在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宫殿内抬着头冲着坐在宝座上年轻的国王大吼大叫,“难道国内的你一个都看不上?莫德里奇有什么不好?不论是出身还是能力他有哪点配不上你?”

“淡定点首相大人,”伯纳乌的国王歪靠在并不舒服柔软的王座上,语气傲慢又随意,“魔笛很好,但是……真的,我把他当朋友,我们太熟了,而我只能立一个王后,他当了王后也不能像你们一样随便辞职。所以……”

“所以你可以找别的好男孩儿当王后啊!”穆里尼奥在下面转来转去,活像热锅上的蚂蚁。

“那就得拜托首相大人替我再找找了。”克里斯蒂亚诺悄悄翻了个白眼,然后站起来三两步下了台阶走到穆里尼奥面前,摆出一副很真诚的样说到。

拍拍眼前脸都气红了的人的肩膀克里斯就想赶紧逃离絮叨又暴躁的首相。结果被对方眼疾手快地抓住了自己的大长胳膊。

本以为还要听他念叨的克里斯生无可恋地垂下骄傲的头颅,结果只听穆里尼奥深深地叹了口气,同样生无可恋有气无力地对他说到:“过几天圣西罗的王子来拜访咱们国家,这位可是远近驰名,艳名远扬,你要是还看不上,我也就不催你结婚了,让你随缘。”

看着被自己逼成佛系首相的穆里尼奥松开自己的手臂,慢慢挪出自己的宫殿,变成小小一只,克里斯心中……并不内疚甚至十分开心。

终于!等到!这一天!穆里尼奥终于要放弃逼我找王后这个想法了!克里斯欢快地出了宫殿,去找自己的好朋友们喝酒去了。

“恭喜你啊,在逼疯穆里尼奥这条路上取得了重大的突破。”拉莫斯很不走心地随便祝贺了一句,他对于好哥们因为什么请喝酒毫无兴趣,他只对喝酒有兴趣。

“首相也挺不容易的,你也别太过火了。”这是来自魔笛小天使对弱者的同情。

“加油,等挺过那个什么王子你就自由了。”这是整天带着国王变着花样玩的马塞洛对他好基友的鼓励。

“啧,不一定挺得过,据说那个圣西罗的王子,说是万人迷也不为过。”这是自家侍卫的贴心毒奶。

“不怕!我连魔笛都挺过去了,咱们魔笛这么可爱我都没感觉,那个什么王子也一样!”已经有点喝高了的国王说这些话的时候跟闹着玩一样,还伸手呼撸了一把魔笛的头毛以证明魔笛的可爱,被魔笛凶狠(并不)的拍掉了。

于是莫名其妙的,大家都开始了撸魔笛,逐渐偏离喝酒的主题(包括只想喝酒的拉莫斯)。尽管魔笛并没有偏离主题,但,嗯……这也许能算一件好事情吧……毕竟后来魔笛由被欺凌者成为了欺凌者……


——————————————————————————————嗯……大概解释一下,票哥不想结婚一是因为没找着合适的,二是因为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至于首相的人选我就是随便挑的
魔笛国宠!!毕竟我吃ALL笛(可惜冷到爆炸ಥ_ಥ)
如果有人催下一章大概会快点(?)
以及:我也好想要评论啊。・゚゚・(>д<;)・゚゚・。(疯狂明示)

终于又撸完了一章,已经不知道我写了点啥。。。。
还是校园,接着上一篇,一定能够要相信我这两篇是一个故事!
没文笔,没人物性格,我感觉我已经写崩了,如果没人看大概会弃了。
一开始还想俩人都写写后来还是票哥一个人视角了。
我也不知道是糖还是刀,感觉一点味道都没有。。。😭
凑合看吧╯▂╰
以上。

以下正文。

克里斯第一次见到卡卡是他还在初中时参加一场辩论赛,他看着对面微笑着阐述己方观点的少年,明明该是剑拔弩张的辩论氛围,一到他开口却一下成了上流社会下午茶时的优雅与融洽。

最后卡卡代表的米兰队胜出,克里斯一直觉得他们队就是靠着最后卡卡慢条斯理的发言赢的。但年少轻狂的克里斯却依然对卡卡有着不错的印象,因为比赛结束后,卡卡对他真诚友善的笑容及夸奖一下子使克里斯因为输了比赛而十分沮丧的心情重回明媚。

所以当他在高中入学当天看到自己的同桌居然是卡卡的时候,他当即感觉到喜悦的情绪从胸口蔓延到全身。

本来他在一瞬间还纠结了“要不要主动和卡卡打招呼”这个关乎男孩尊严的狗屁问题,但卡卡显然是会扼杀克里斯蠢想法的人。

卡卡听见声音便抬起头,看见一张熟悉的少年脸庞。他立刻笑着打招呼:“你好,罗纳尔多。”

“嗯,你好。”心情激动的克里斯假装冷淡的回应。

“我们见过的,在那场辩论赛上,记得吗?你的表现很出色。”

“谢谢,但你们最后赢得了比赛。”天啊他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说出这种听起来像生气的话?

“嗯,”卡卡却依然好脾气地笑着,“抱歉,但是这毕竟是辩论赛,多少会有裁判的主观色彩。所以也别太……”

“好了,我没放在心上。”克里斯赶紧打断道,并在心里暗自祈祷卡卡不会给自己安上“小心眼”“记仇”一类的标签。

“那就好,”卡卡笑容不变,“如果不介意可以坐在我旁边,这没有人。”

“好啊。”克里斯挑了下眉,看似漫不经心地勾起对着镜子练习过好多次的把妹专用迷人笑容,摆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坐下,成为了卡卡的同桌,其实心里充满了雀跃。克里斯认为这是因为小的时候就有“希望和优秀又亲和的人做朋友”的愿望,所以对于和卡卡接触各外开心。

何况卡卡长的真是好看,他看着十分顺眼。谁不希望和看着顺眼的人做朋友呢?

而十年后的克里斯再想起当时自己的心理活动时,只能无奈又带点装逼气质地感慨一句:“有时候爱情最开始的样子,就是——觉得你长的很顺眼。”

总之,尽管后来又断断续续换了几次座位,但凭借克里斯年级第一的特权,他依然和卡卡保持着最坚固的同桌关系。

卡卡刚来的时候是很有名的。谁都知道他拿过许多奖项,是米兰的全校第一,而且,帅。

是令克里斯都心悦诚服的帅气面容。

尽管当时克里斯已经进入对卡卡甜蜜的暗恋期,对卡卡的脸自带各种滤镜。但的确也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所以克里斯也算是实事求是地加的滤镜(实在是加不加没有太大分别)。毕竟相比后来卡卡对克里斯“唱歌好听”的评价,这实在是太客观了。

扯远了,现在他们的关系还是纯洁的男男关系,互加滤镜的操作太早了。现在我想说明的只是——卡卡很帅。这非常重要,因为克里斯是非常挑剔而且自恋的颜狗。所以颜好是二人继续向不纯洁男男关系发展的必要条件。

两人既然是同桌,那么自然如同所有来到一个举目无亲的新班级的同学一样与自己的同桌格外亲密,简直形影不离,尤其是二人同性别,更加无所顾忌。

在两人的日常相处中,克里斯虽然在外人面前一副霸道少爷的样子,在卡卡面前,可能是因为卡卡身上的兄长光辉,总是喜欢撒撒娇卖卖萌,动不动就往卡卡身上扑,平时有什么事要集合,总能看见堂堂年级第一酷霸狂拽身高一米八的半大男人挂在一个戴着眼镜抿着嘴笑得温柔的少年身上。而且克里斯格外喜欢逗卡卡笑,每天都想和卡卡聊天,想和卡卡分享所有自己喜欢的不喜欢的开心的不开心的。本来克里斯还自认为自己不是个话多的人,希望能塑造出一个高冷人设。结果,有时候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在卡卡面前欢脱的像条哈士奇。

而卡卡表面上沉稳一些,但毕竟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所以时常会在克里斯high过头的时候和他一起炸现场,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负责控场。

平时课余时间会嬉戏打闹,和看得出能干出非常沙雕的事的克里斯一起沙雕一起浪。

实话说,一开始克里斯真的并没把卡卡当成什么“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并不轻易向人敞开他的心,他需要时间判断、衡量、等待,而他认为这也是对自己的保护和负责。因为一旦他让这个人占据自己的心之一隅,那么自己就失去了那一块掌控权,欢愉还是痛楚完全取决于它新的主人。而克里斯作为这些感受的承担者自然有理由认真谨慎。

所以即使一开始和卡卡关系密切,他也很轻易地使两个人看起来宛如亲生兄弟,但他自己清楚二人中间仍然有一道自己亲手设下的警戒线,在他允许前,卡卡过不来。

一年以后,这只怎么看怎么温良无害的大胖兔子已经牢牢盘踞在克里斯的心里了。克里斯在不知不觉间撤下警戒,让卡卡走进来,又一点点地为他扩张领土,几乎一半时间用于学习,一半用来关注卡卡。

克里斯属于天生聪明,学起来毫不吃力,便经常趴在桌子上盯着卡卡看。被卡卡发现后还毫不收敛更加放肆,卡卡一般会问一句有事吗,克里斯就笑眯眯地说“没事啊,就看你,好看”,然后卡卡要么转过头不搭理他继续听讲要么和他对视一会企图把他看回去,而克里斯几乎总会一直看到卡卡转过头不搭理他继续听讲。

克里斯在依稀发现自己貌似喜欢上了同性别的朋友时开始慌,而他此时还和艺术班的校花谈着恋爱。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考察,例如认真分辨和卡卡像往常一样但其实已经不一样的亲密肢体接触给他带来的感受,克里斯选择分手,不祸害人家姑娘了。

但他也没法祸害卡卡去,卡卡也有女朋友了。

不过幸好他还是卡卡的朋友,他打着友谊的名号来慰藉压在心灵深处的爱情。他在整个班因为获奖或者别的什么普天同庆的事尖叫狂欢的时候状似因喜悦而疯狂去亲吻卡卡的脸,从而得到双倍的、更真正的快乐。

每当卡卡和女友通电话时,他都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疯狂上涌的醋意,有时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揪着卡卡领子红着眼吼出“别他妈和那个女人说话了”,但他果然因为承受不起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没有这样做。

很多时候,把无所不能的勇士克里斯变成一个懦夫,只需要一个卡卡。

上了高三之后,勉强保持较高分数的卡卡终于因为生病,成绩直线下滑。而在全部都是优等生的皇马,没人会停下来等你。到后来,老师甚至委婉地劝说他去别的中学以免拉低学校的升学率。

克里斯在教室里愤怒地骂着校方,马塞洛、佩佩他们几个关系好的也跟着一起骂。卡卡一声不吭,抿着嘴刷题。

自习课上克里斯还是会在学习的空当去看卡卡,但卡卡已经连瞟他一眼的时间都分不出来了。克里斯心里知道卡卡憋着一口气,他下定决心更努力,希望能考个好成绩直升马德里大学。

而卡卡的确在几次测验中重新拿到高分,习惯优秀的老师只淡淡说了句“不错”,克里斯却知道这是多少个挑灯的夜多少本认真写完的练习册换来的。

他比自己提前直升还高兴,一下一下地去搂卡卡肩膀,绞尽脑汁地变着花样夸卡卡。只要卡卡开心,他甚至愿意把直升的名额给卡卡。

高考成绩下来之后卡卡给克里斯打了电话。

“卡卡,额,怎么样?”克里斯拼命想让语气平常起来。

“一切都结束了。”对面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可以说是幸福的解脱,也可能是痛苦的绝望。

“别模棱两可的说。告诉我卡卡,到底结果如何?”克里斯压着心里的不安,强装镇定地继续问。

“我考砸了。”卡卡的声音还是没什么起伏,但克里斯并不认为他在说笑。

“你想哭吗?那就哭吧,我在这。”克里斯同样伤心,因为卡卡现在一定很伤心。但他同样不会错过这个展现男友力的机会。

“不,这是上帝的安排,我无条件顺服。”忠实的教徒回答他。

克里斯没有出声,卡卡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一时间只有细微的电流声。

半分钟后,克里斯听见对面企图压抑但终究爆发出来了的哭泣声。

在听完卡卡令人揪心的哭声中夹着的那些语言乱码之后,尽管他真的心疼卡卡,但仍然莫名感觉到了可爱。这使他仍然有精力去开导卡卡。好在卡卡也是成熟的大男孩了,不用克里斯这个笨口拙舌的熬多少鸡汤给他补营养。

“我是第一个知道的么?”挂断之前,克里斯用开玩笑的语气问,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的忐忑。

“除了我的家人,他们和我呆在一起。”

这就够了,克里斯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这也许表示他的地位,比卡罗琳要更高一点。克里斯在心里默认这一点。

最后卡卡去了奥兰多大学,和卡罗琳分手,过的快快乐乐。克里斯留在皇马,当着这里绝对的风云人物,看起来快快乐乐。

他后来厌倦了皇马校方,考研去了尤文图斯,带着想要了解卡卡更多的私心。

他们依然保持联系,但几乎仅存在于各自手机的文字和语音交流。原因很简单,克里斯害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他一向不擅长这个。

硕士毕业后他在米兰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他已经决定把余生埋在米兰,就仿佛他能和最快乐的卡卡一直生活在一起。

而卡卡这边并不知道高中时最亲密的好友为什么连见面都抽不出时间。但他依然愿意理解,不愿怀疑两人的友谊。尽管在克里斯的眼睛里,那纯粹的光并不像是友情。

卡配罗使我自割腿肉😭。。。。。
本来只想写校园,但很神奇的成了从校服到西装(?)
设定是两人的初中在米兰和曼联度过,然后一起上了衡中性质的皇家马德里大学的附属高中部一见如故感情倍棒,结果卡卡成绩不佳没有直升大学部,去了别的大学。票哥在皇家马德里大学毕业之后考研去了尤文图斯……之类之类。然后委屈乔妹了,我这他和总裁是假情侣真朋友。。。
已经不存在ooc的问题了因为我根本写不出人物性格
π_π
设定都是我瞎想的,和真人没有半点关系!
这破文暂时还没想好叫啥,反正要是没人看我就A了。
以上。

以下开始正文。





晚上八点,意大利米兰。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开着车往家走,两侧是闪烁不停的各式店铺的招牌,明亮的人造灯显得天上的月亮像几十瓦的白炽灯。

车里男人的圆眼睛映着五光十色,却仍然无法掩饰住疲惫。

电话声响起,他接听,很细微的放慢了一点车速。

“Hello?”他没什么情绪地开口。

“Hey Cristiano!”对面是截然不同的语气,兴奋极了。

“Hi 马塞洛,有什么事吗?”他听出对面是高中兼大学同学马塞洛,脸上也终于有了点笑模样。

“是这样,下周日我们打算办个PARTY,都是高中同学,你也来吧?”

克里斯皱起眉:“嘿马塞洛,我很想去,但是,你知道的,我工作真的很忙……”

但马塞洛并不轻易放弃:“拜托克里斯蒂亚诺,工作再忙,总归也能抽出一天时间吧?我们都多久没一个人都不少的聚过了?这次几乎所有人都会来,包括转走的和没有直升大学部的,拉莫斯,佩佩,莫德里奇,克罗斯,卡卡,”

“好了!”克里斯急促地打断他,听到对面的抱歉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过激,便带着歉意笑到,“嗯,我的意思是,我去。”

“哈哈,太好了!不过刚刚我一提到卡卡你就这么大反应是怎么回事?难道闹矛盾了?我记得你们上学的时候关系很好啊……”

“你想多了,”克里斯用无奈的语气掩饰紊乱的心率和急促的呼吸,“时间地点,一会发给我。”“放心。我们商量好了会告诉你的,你个工作狂人就什么都别管了,等着吃现成的吧。拜拜!”说完就挂了电话。

听到对面没了声音,克里斯才终于呼出一口气。前面又有点堵车,车子缓慢地一点点蠕动着,这让克里斯本来就疲惫又被刚刚的电话搞得慌乱烦躁的心更烦躁。他不耐烦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做了个“shit”的口型。

他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一听见卡卡的名字就立刻答应,他应该拒绝的。否则,在聚会上,和暗恋十年的人装作好朋友一样说说笑笑,简直就是拿锉刀磨骨一样令人痛苦和难捱。

只是已经答应了,他的确也不好推脱,况且,他真的很想,那个皮肤白皙永远带着笑容的大男孩。还有,没有腰。

想到这,他脸上不禁露出了独属于恋爱中的少年才会有的甜蜜笑容。从前,他老是拿这件事逗卡卡。说来也有意思,别人那这话调侃卡卡,卡卡总是笑笑,一点不计较的样子;而自己逗他说“跳舞不是得会下腰吗?可是你都没有~”之类的话时,卡卡却要么一副有点生气的表情,要么就板着小脸不搭理他,等着他说“好啦~没有腰也没事啊不也比那些有腰的帅气吗”才接着该干嘛干嘛。
可是笑着笑着,甜蜜就混上了苦涩。

什么跟什么,他自嘲地想,现在,他已经不敢,再这么和卡卡说哪怕一句调侃的话了。并非他不能,他们表面上依然是朋友,只是不能称得上“狐朋狗友”了,但朋友间依然可以互相说两句俏皮话不是么?只是他不敢,没错,不敢,他害怕一但自己开起玩笑来不小心流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裹得严严实实的情感,那自己岂不是连卡卡的朋友都当不成了?这种十年前让年少轻狂的少年罗纳尔多嗤之以鼻的想法,如今却被成年的克里斯蒂亚诺视为真理。

“叮咚”一声,马塞洛把时间地址都发了过来:马德里霍斯贝斯酒店301包间,晚上八点。可别晚了。

克里斯叹了口气,尽管不清楚具体因为什么,但仿佛这样就能让心情好一些。

道路又恢复了畅通,克里斯一脚油门,汽车一下窜出去很远,一会就看不见了。

时间嗖的一下就溜走了,克里斯还没想好该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去参加这次聚会,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他订好当天的机票,飞往马德里这座于他而言意义非凡的城市。他早到了几个小时,干脆在旁边的一家小酒馆窝着,脑子里一会儿工作一会儿家事,搅得他心绪烦乱。再一想到一会要见到卡卡,他的心就好像变成了个马蜂窝,嗡嗡嗡吵得他头大,却又带着浸入各处无法抹掉的甜意。

结果一直到约定的八点,克里斯还是乱七八糟的。但是他表面上依然人模狗样,看着从容不迫,和老同学们有说有笑的,眼睛却时不时瞟向门口。拉莫斯正和他真情实意地寒暄,瞧见他这副心神不宁的望夫样儿,有些好笑地问他:“嘿克里斯,等谁呢?”又装作生气的姑娘嗔了句“是不是我的魅力不够啊~”

克里斯果然意识到自己这状态反常的有点明显,也就坡下驴,轻轻推了把拉莫斯,笑骂了句“边去,你的魅力在我这没用”。话音刚落,门就被打开,克里斯的心突然极速的跳了几下,他头也没抬,就猜到来人是卡卡。

马塞洛迎上去和卡卡拥抱,拉莫斯也立刻抛弃他,张着手臂奔向卡卡。

是了,这才是正常的朋友,从不认为肢体接触有什么歧义。而他要做的,就是装成朋友,尽管拥抱卡卡的时候他可能会出现什么不太受控制的生理反应。

于是他也朝卡卡走过去和他寒暄,和他拥抱。“待会聊。”他听见自己说,尽管他的大脑已经是一团浆糊。然后卡卡笑着,露着一口大白牙,点点头,好像说了句“我们很久没见应该好好聊聊”之类,他晕晕乎乎的,看着眼前唇红齿白的男人就想扑上去亲个够,表面上却还要玩命地装,站得笔挺带着真诚的假笑说“是啊”。

他一本正经地走向洗手间,用凉水洗脸,洗了一分钟,终于有点理智了。他盯着镜子,笑了一下,一下又想到了卡卡的露齿笑。妈的,他在心里抓狂,连带着五官都有一点点的扭曲,怎么老他妈想起卡卡。

等他终于让脑子恢复到了平时十分之一的冷静时,他才敢回到这群老同学中间去继续这场甜蜜又痛苦的情谊重建。

结果是他故意躲着卡卡,一直到PARTY结束两个人也没聊上。

就在大家在酒店门口陆陆续续叫了车准备散伙,叫嚷着“常联系”的时候,卡卡和另一个人告了别,有点急切地快走到了他身边,克里斯心里一惊,下意识就想大步迈出酒店。但卡卡同时也出声喊住他:“克里斯!”

完了,他走不了了,只要卡卡喊他,就会触发“停住微笑回应”这个几乎已经是融在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骨血里的反射系统,百试百灵,经久不变。

“嗨卡卡!”他认命地回头,露出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笑容,做出一副漂亮的快活假象。

“你心情不好吗克里斯,一整个晚上,除了我刚进来时你和我打了个招呼,你再没和我说上一句话。”卡卡看起来只是担心,并不生气,“是遇到什么困难吗?工作不顺心还是情感危机?说出来给我听听,我也许能帮助你呢。”说到这,卡卡顿了一下才放轻了语气带点试探的意味说完最后一句,“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当然!”克里斯连脑子都没过。又是条件反射,又是关于卡卡的条件反射。

克里斯说完就对着卡卡脸上的笑容死盯,等卡卡有点疑惑地喊了声“克里斯?”才沉默着反应卡卡刚刚说的话,然后顺顺当当地就着卡卡的猜想随便抱怨了几句工作上的糟心事,靠着精湛的演技蒙混过关。

“咱们什么时候不能聊?何况咱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所以就和很久没见没联系的老同学多聊了聊,你应该不会介意吧~”克里斯说到最后,居然不自觉地又像当年在皇马上学的时候带了点撒娇的味道,而卡卡明显也有意识到了这点,下意识地宽慰他“不会”。

正好克里斯叫的车到了,他看着还想说什么的卡卡露出歉意的笑:“抱歉卡卡,我得走了,我定了当晚的机票。”
而卡卡自然也善解人意地笑着说“没关系”。两人道了别,出租车几秒钟后就消失在了卡卡的视野里。

卡卡表情有点担忧,明显是觉得老友状态不对,但也没往自己身上想,毕竟今晚他的心不在焉几乎针对所有人。不过克里斯早是事业成功的男人了,应该可以处理好那些问题,卡卡心里想,又感觉有点好笑,克里斯现在还是不太会隐藏情绪啊。

而克里斯这边坐上出租车就长出一口气,仿佛劫后余生。他脑子里一团浆糊,迷迷瞪瞪地登机,飞回米兰。
下了飞机,乔治娜开车来接他。路上看他盯着窗外发呆,又想到他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便带点好奇地问道:“卡卡……你和卡卡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呢?”

克里斯抬起头,眼睛里映着车内橘黄的灯光,使这双眼睛深邃得仿佛能带人回到过去。

“你真想知道?那可是,很长的故事。”

“讲给我听吧克里斯,反正今晚我不会睡了。”长相神似卡卡的女孩笑着回答。

“好吧,”克里斯叹了口气,“如果听烦了就告诉我。”

大概是生日梗。
渣文笔。(真是渣啊)

胡思乱想的时候想到的,就写下来自己爽一发。
p1万笛,是糖 ,虽然没说在没在一起,但绝对最后在一起了。

p2是卡配罗,设定是两人在一起过但分手了,现在是普通朋友。
基本没啥性格描写,所以应该也不存在ooc吧,如果有,我就认呗~

发刀使我快乐😈

来自一个萌新伪球迷真心实意的心痛

德国输了。
我很难过。
我人生第一次看球赛。
第一次看世界杯。
我见证了历史。
我tm不想见证。
我冲着德国去的。
心里哇凉。
但我感觉这还是场好比赛。
感觉韩国队员真的很努力地再踢。
我以为会0比0的时候心里就想熬夜看这场也不冤。
不行我还是好难受。